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 影视影评 > 大时代的小人物,霸王别姬

原标题:大时代的小人物,霸王别姬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19-08-24

人对自我存在意义的思考与实现自我价值的渴望就像小时候我们听过的那个童话,千万不要打开那扇紧锁的门,可人的好奇心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要千方百计的去打开它。

我很早以前想看这部电影,但是苦于鲜有这种很安静的不受打扰的时间,能够内心平静从容的看完这部伟大的作品,很多年前看了前些片段,未能坚持下来,甚是遗憾。今天是个雨夜,六点左右开始看,雨滴一直敲打窗,看完这部电影,想表述的实在是太多。
倒没有说这是一部悲剧色彩浓重的电影,而是觉得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主题实在是太多。陈凯歌说张国荣演活了程蝶衣,此话真的是太对,感谢哥哥成就了这部电影,也是这部电影成就了哥哥。
我没看过很多电影,也没能是京剧的从小爱好者。这部电影对我更大的感受,可能便是大时代中的人物或者是说行业的兴衰,电影里每一个人物都像是在大时代中芸芸众生的缩影。应该是有很多人写关于程蝶衣的一生的悲剧,我就写写我自己想说的话吧。

刚看完电影,打开豆瓣准备写点什么,就看到《霸王别姬》又名《再见,我的妾》。觉得有点好笑,但是细细一想,又何尝不是这样。菊仙确确实实是大老婆,蝶衣对段小楼的种种可不就是小老婆的作为么?嘻嘻,可爱。

要说这人的一生最痛苦必是为情所困为爱所伤,虞姬一生追随楚霸王,最后为霸王而死,正如程蝶衣一生追随段小楼,最后为段小楼而死。无论时代环境如何改变,又在肉体和精神上为小楼伤过多少回,他仍旧选择至死不渝。

陈凯歌、张国荣、张丰毅的《霸王别姬》的确是很值得品味的电影作品,引人沉思。有人说思考人性,有人说思考艺术,有人说思考文革,还有人说思考爱情,还有同性恋…太多话题了…

一旦打开,没有谁能装作若无其事。一定会陷入漫长,迷茫的思考。在这漫长,孤独的探索过程中,我们无比失措,无比恐惧,无比压抑。但若想活得洒脱,日后成佛,这确是不可逾越的一关。我无法预言明天阳光照耀,岁月温好。但跨越这泥潭的抉择与信念,勇气与力量,除了我们自己,别无他选。 零零碎碎的也看了很多电影,也曾血脉喷张,或久久回味,或大呼叫好。可从来没有一部影片会同时给我这么多感受。或许在片中,小石头(段晓楼)对小豆子(程蝶衣)重复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不疯魔不成活’。

一开始的早期戏班子的师傅说,感谢赶上了好时代,有一身的本领,一辈子也不愁。到后来文化大革命期间,对待京剧的不尊重。或许现在对京剧已经是回归了些许,但是相较于流行音乐,中国对待传统文化的教育实在是欠缺,让人心寒。想起歌剧,我听歌剧相较于京剧更多一些,或许是从小对于音乐的教育的熏陶,更少于中国传统戏剧,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却在大时代的走向中,逐渐缺失。

这部电影拍摄手法我是照旧看不出什么的,选用什么片段?为什么这么选?怎么拍?拍谁?怎么去表达?表达什么情感?...照例,脑子里一团浆糊。

接触《霸王别姬》前以为只有男女之间才会存在无比深邃的爱与恨,谁想两个男人也会纠缠一生,而蝶衣看向小楼的那双像是要望到底的眼睛,甚至要比女人望向男人更加深邃。一瞬间分不清是男是女。或许程蝶衣自己也早已分不清了,自从师哥对他说,你就把自己当成女的吧,这一生,他便把自己当作女儿身,一遍遍唱着“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早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演着虞姬,演到深入骨髓,不疯魔不成活,最后活成了虞姬。可惜这二人,一个看得清现实,明白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那最多只是“如”,台上他是有情有义的霸王,而下了台他便回归了段小楼。另一人不是看不清现实,而是不愿看清现实,人在戏中,便再也逃脱不出来。蝶衣不解,为什么从小护着他的师哥现在不再围着他转。蝶衣不服,凭什么自己爱着师哥而师哥不再爱他,既然现在你抛弃我,当初为何对我那么好。蝶衣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他痴情一辈子,没有得到什么,却是失去了身边的一切。他和小楼互相批斗时小楼将那把宝剑扔进火里,而菊仙又抢救出来,蝶衣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一定觉得这一切都很可笑。那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把剑丢入火中,而那个自己痛恨着的女人却把剑救了出来。他恨,恨小楼,恨菊仙,更恨自己。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听师哥的话,死都不说“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今天会否不一样。或许自己就不会爱得那么痴迷。

电影里好多不解和困惑,乍一看都不合理:(1)小豆子母亲问什么要想方设法把他送到戏园子,戏子和妓女同为社会末流,她很坚定,不惜剪掉小豆子的六指。(2)小赖子和小豆子好不容易逃出戏园子,看了场大戏,又回去了。而最奇怪的是小赖子回去了,还上吊了,要死干嘛不去别处死?让人费解。(3)小豆子一直唱错"身为女儿身"那句戏词,小石头为什么那么激动的拿着烟斗搅烂小豆子的嘴?然后小豆子咋就顺溜了呢?(4)小石头什么时候知道小豆子的心思的?他有没有过同样的心思?他对小豆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5)程蝶衣(长大的小豆子)对段小楼(长大的小石头)的感情是爱情吗?这电影是不是在搞基?(6)段小楼前面都很刚气,为什么文革的时候彻底变成一个假霸王?揭发程蝶衣和老婆菊仙,太突然,变化太大,难道只是留恋生死或者被折磨的心里崩溃。假霸王这时太彻底,不解。(7)小四(小豆子徒弟)前后反差也太大,即使不念师父的好,也没有必要往死里整啊,没有仇啊?(8)蝶衣既然在文革时已经被小楼出卖,为什么要11年后和小楼再和演霸王别姬,而且假戏真做,选择用那把贯穿全剧的剑自刎(当然电影里没给镜头,戛然而止,但绝大多数人认为是自杀了)。

我们常常笑看某人入戏太深,略带沧桑的说某某太过认真。殊不知,那蚌病成珠,找到自我归属的‘痴狂’可能是我们永远也达不到的高度。伊卡洛斯奔向太阳,梵高作画割去左耳,恰如霸王已死,虞姬何托的蝶衣自刎于那盏照亮他半生的灯下。如果灵魂找不到归宿,这身皮囊再光鲜又有什么用。 喜欢哥哥是因为跟风,因为一位逝去近十年的艺人还会给后人留下这么多故事,这么让人挂念,每年四月的头天大家会默默的表示哀思,这一切的一切实在让我着迷。后来痴醉于他是因为一首不太热的歌曲【愿你决定】。再后来,爱上他,想来是有幸看到《霸王别姬》的必然。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辞藻来作形容,就套用剧中的一块匾额 【风华绝代】。

电影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命运安排以及社会的缩影,戏班子里的故事,两个戏子之间的爱恨情仇,或者更精确些,一个戏子的爱恨情仇,最终的“从一而终”,每个人都未能挣脱的身份与不自由。小四这个人物给我印象很深,在袁四爷一开始被枪杀的时候,菊仙和段小楼都是震惊的成分居多,而小四,这个年轻热血的少年,却兴奋的成分更多,电影中塑造的人物形象,还不止如此。除去主演三位外,戏班子里的师傅,袁四爷,蒋雯丽扮演的程蝶衣他娘,还有小赖子,都是时代的缩影,小人物,下九流的底层人物的悲哀,争相当角儿,当了角儿站在台上又能如何?

这部电影表达东西太多了,我看完的感受也太多了。这部电影不是只有程蝶衣和段小楼,不仅仅是告诉你虞姬是怎么别的霸王,这里面还有很多东西。小豆子的母亲、原戏班的班主、旧社会的公公、爱戏的袁四爷、后来的小豆子...每个人拉出来都是一出戏,每个人都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每一个微小的人物,每一件微小的事,最终以不可抵挡的姿态汇聚成一条洪流,轰隆隆地碾过所有人,毫不留情。

对菊仙这个角色我一直爱不起来,妓女出身,却在外人面前是一副高贵尖刻的模样,对关师父的态度令人不悦,对蝶衣也没有个好脸色。除了蝶衣戒烟抓狂时她母性大发搂住他的样子,还有从火中把宝剑抢救出来的画面让我为之动容。而在观影时的一时嫌弃之后,更多的是思考。菊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楼。她也深爱这个男人,但她比蝶衣更聪明,更明白如何主动出击去占有小楼。同时,她比蝶衣更有信心,光凭性别这一点她就赢过了他。她的爱准确来说,是因为深知自己除了小楼就一无所有,所以她爱得彻底。互相批斗时,蝶衣指着她说“那个女人是婊子!淫妇!”,骂的多难听菊仙都无动于衷。而小楼被逼到没有办法,一遍遍说着,“不,我不爱她,我不爱那个女人”,菊仙突然停止了挣扎,抬头望着小楼,那双疲倦的眼睛逐渐失去了光芒,他们之间隔着一个火堆,就好像隔着一个银河,再也碰不到对方。她把整个人托付给小楼,她无时无刻不在害怕,怕小楼不要她。最后她穿着鲜红的嫁衣上吊,是念着当初小楼娶她的样子,而今她已经什么都不再挂念了。

极其烧脑的电影,剧情极度冲突,但大多说人没有怀疑其合理性,而更多的人为其思考合理性,不简单啊。

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癫者亦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哥哥说,程蝶衣是极度自信的,也是极度自恋的,这个只有站在台上获得掌声才能得到满足的人,却在之后被自己的徒弟剥去了唯一的自信。程蝶衣这个人物是悲剧的,哥哥说他不愿意做程蝶衣,他也不是程蝶衣,因为他比程蝶衣幸福太多。的确如此,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唯有在30年代到70年代末,那个混乱的时代会涌现出不少的大师以及英雄,可是更多的底层人物,他们只求生存与生活,连自由都没有的年代,又能奢求什么呢?
我看过哥哥不少的电影,重庆森林是让我动容的,可是霸王别姬,却当真是当我动情。也是还好在现在这个年纪看,能读出更多的味道,若是年轻时候,恐怕哭诉的只是虞姬的命运,而未能看出导演想要拍出的更多内涵。
这部夹杂着国粹精华,时代兴衰以及人物命运的伟大电影,可惜中国现在不会,也不能再拍出来了。

且说回菊仙。她不愿受辱,在窑子里的二楼跳下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得了,这个女人不得了。果然后来剧情里桩桩件件她都不曾让我失望。

蝶衣和菊仙,一个爱得深沉,一个爱得彻底。对待爱情都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最终却也都败给了爱情。不同的经历,相同的选择。为同一个男人而活,也为同一个男人而死。要论这一生谁失的多,谁得的多,也是无法定夺了。

这些问题搜索了许多网上的评论,感觉绝大多数人的解释实在难解心头之痒,甚至乌七八糟,浅薄之至。直到今日,终于有所收获,哈哈~快哉~

我小时候喜欢的那些莫须有的伤春悲秋的情怀,长大后不能说是嗤之以鼻,但是再也写不出来那样的矫情的文字,也更多的思考略为广大的话题,个人的力量有限思考却不能停止。我妈对于现在的中国的现状忧心忡忡,但肯定的是当下这些年间,至少会太平盛世,虽不会再涌现大师,也希望能再少些悲剧。

她热情大胆。是一朵随心绽放的花,不畏狂风暴雨;我敢开,就什么都不怕。她的热情大胆电影里实在体现地太多了。她把所有的银钱给了老鸨,要走,要去追求心仪的男人,也是要去抓住自己机会去过想过的日子;她在蝶衣的门前让段小楼娶她,还要风风光光地过门;她把段小楼斗蛐蛐地狐朋狗友毫不留情面轰出门,还不忘要回被浑水摸鱼拿走的钱;她威风凌凌地坐在太师椅上跟段小楼的师父说段小楼是她男人;她挺着大肚子去拉打段小楼的兵们;她穿着大红嫁衣吊死在房梁...你看看这样的大胆无畏多令人着迷,尤其在那个封建社会笼罩着女人的阴霾仍未彻底散去的时候。在我看来她像是一道光。或许这道光对于一些人来说太过于刺目,但是却实实在在穿透了阴霾,到达每个人的面前。

以死告终。本以为互相批斗时程蝶衣听到段小楼那样骂他,已经死心,但看到最后他在台上自刎时,才知程蝶衣这一生都没有妥协。念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蝶衣看透了些什么,但已来不及想得更透彻。蝶衣一生,漫长又匆忙,活的不是自己。最后选择死在台上,死在戏里。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是霸王疼爱的虞姬,他才能将小楼的爱体会的那样真切。

大时代的小人物,霸王别姬。艺术的乐趣尽在不言中~

题目取为“大时代的小人物”,我并非觉得里面的人物是小人物,只是觉得在命运的掌控中,所有人都只不过是戏台上的戏子们,唱完这出戏。人们哈哈哈的鼓掌完,很多时候转头便忘了,只是茶余饭后,会再津津乐道个两句罢了。

她聪明机警,心思玲珑。想来能做头牌的女人都是不简单的。单单漂亮是不够的,或娇羞,或奔放,总归是要聪明,要会察言观色,脑袋机警,极通人情。段小楼替她解围时笑称喝下的是喜酒,她就真的认为自己是段小楼的妻子了。是她傻吗?恐怕她才是最有分寸的。我们都是能看出来段小楼是喜欢她的,可是,有多喜欢?会不会真的娶她?我们不知道,恐怕段小楼自己也不太清楚。可是偏偏菊仙她清楚啊!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知道怎么得到别人的认可知,道怎么去得到想要的东西...真真儿是聪明女人。这样的事情还有后面请袁四爷去救蝶衣,别人是去求,她是威胁。当时我就觉得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好样的哈哈。所以啊,她聪明,不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知道怎么得到。凡世间还有多少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又有多少人终其一生求而不得,偏偏她对这两点是如此透彻,做的又是如此之好。这还不算是聪明人吗?

世间再无虞姬,世间也再无程蝶衣。

几点想法,不想啰嗦,大概说下,想通一下几点,可通全剧:(1)戏曲的艺术魅力在于意境,对于穷人来说是造梦,让人拜托苦难现实的精神麻药,对于富人来说,是挣脱世俗枷锁的理想境界。古时,戏子低贱,确从事着高雅的玩意,成角了就是一个低贱与高雅的混合体,极端矛盾,就像显贵的太监一样,中国古代社会矛盾的极端产物。小豆子母亲,小赖子,张公公,袁四爷,你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份地位出发就能理解他们的行为了。有人还说袁四爷是最理解程蝶衣的蓝颜知己啊,我呵呵~呵呵~你也太心疼成蝶了吧,是希望他有个知己吧~

写于2018年2月4日晚。

她正直善良,性子里沉着一股子细细的温柔。热情大胆的多半是不拘小节,玲珑聪明的又大多是心思不纯的。影片的前半段描写菊仙的种种其实是不甚讨喜的。眼界不够宽,为得是儿女情长,满心为的都是自己,为的都是自己的男人和家庭。虽然这无可厚非,但是确实也有点棒打鸳鸯的反派的意思了。但是,在所有人都希望段小楼去给小四唱霸王的时候,她拿着霸王的头饰犹豫了;段小楼在揭露蝶衣的时候说到蝶衣与袁世卿,只有她嘶吼一声“小楼”,想要阻止他说下去;也是她从火堆里捡起了那把剑...你也许会说她因为看到蝶衣叫娘时候对蝶衣的心疼才这样,可这又何尝不是深深烙印在她心里母性和温柔,但是我更愿意说是那个时代烙印在所有女人心里的正直与善良。她不一样的出身决定了她没有对传统礼法像其他女人那么多的敬畏,但是撇开出身,她首先是个女人。所以那一抹柔情永远丢不掉的,况且她还是个差点做了母亲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UR欧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人都是自私的。抓住这个线索可以理解许多行为和矛盾,其实我觉得剧里最理想主义、不合理的角色是菊仙,极端完美的爱情主义者,为了段小楼散金赎身,关键时刻现实、冷静、执着、刚烈,为了丈夫的揭发失望了,没了爱情就上吊了,太完美了是不?不合理,其实最好就把她理解成为一个不是人的"菊仙",故事需要,或可说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EGAB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这里有很多更有意义、更值得写的东西,但是我选择了菊仙。主要是因为我害怕写不好别的,我经历的太少,看的东西也太少,只能找心里比较有底气的略写几笔。还有就是啊,我现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最近也正是在思考我这一生究竟想要什么,而我又应该怎么去做。每每想到此处就会觉得这个问题太复杂太磨人,也这才发现菊仙是个多了不起的人。

(3)顺着上面说,看主线。蝶衣对小楼是爱情吗?NO~NO~NO~类似爱情,但绝不是搞基,主要是迷恋,和精神寄托。人都是自私的,极端悲惨的小豆子,受到多少羞辱(社会压力加上身体摧残),妓女的儿子~母亲的抛弃~断指之痛~学戏的苦~然后是张公公的猥亵~…这样的人啊,关键还不是傻瓜,浑浑噩噩一生也罢了,他偏偏聪明敏感,他喜欢戏不是为了有钱人所谓的艺术享受,是在逃避,也是在向往,在绝望的时候,找到了希望,只有那个窟窿可以让他没有伤痛,而帮他成全他的是段小楼,从此她成魔了。他师父早就看好他了,所以对他格外的器重,自从小豆子成了程蝶衣,戏园子飞黄腾达了。这个师父可是关键人物啊,不成魔不成活,这句话是他教段小楼的哦。按照现代的说法,这老头子不就是艺术大家吗?狗屁,同样是一个低贱的戏子和成角梦想自己实现不了的矛盾混合体,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身上了。造星成功,不过后来很快就被段小楼给破了,因为虞姬成魔了,霸王可成魔呢。

可是啊,这两个问题再难也要思考的,因为真的不想草草过完这一生。

(4)小楼爱蝶衣吗?霸王爱虞姬吗?小石头爱小豆子吗?这三个问题可是不好回答啊,也是关键,剧情发展的根本线索。小石头爱小豆子吗?当然爱,不过那不是爱情,懵懂的好感(小豆子外形不错)~怜悯~保护欲~友情~复杂的混合体,其实到后来也差不多是这样。霸王爱虞姬吗?这是戏里,当然爱了,不然这也太不专业了,能演好戏?小楼爱蝶衣吗?不爱,呵呵,小气候如果说还有混沌,越长大越知道不爱,他没成魔,因此他故意想离开蝶衣,成魔的蝶衣戏里戏外不分,是谁都会烦的好不。可是,小楼也离不开蝶衣啊,小时候的感情在呢。所以,他长大了想远离,要娶妻,不过说他不爱菊仙,那是不对的,正常的爱情。他爱谁,排个序,第一爱自己,第二爱老婆(后来老婆几乎能支配他的意志),第三爱蝶衣。正常的男人,就是没成魔,成魔哪有那么容易。两个人为他而死,肯定也是有因的,以前他能给这两个人的东西,到后来真的没有了,他被榨干了,蝶衣拉他入魔道,菊仙拉他成仙道,他既没成魔,也没成仙,他是人。他没成魔,没过这个坎,小气候他帮了小豆子过坎,主要还是小豆子想,可是没人帮他啊,他也不想,后来菊仙越来越把他的霸气磨掉了,本来就没修成真霸王,干脆更假了。他不该被骂。段小楼角色的层次感是渐变的,反而你看到蝶衣和菊仙一点没变,真是一个是魔,一个是仙,一个是虚幻,一个是真实,一个是理想,一个现实。段小楼的一生,一点一点推掉理想的成色,向现实低头,或者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揭发蝶衣和菊仙。不能怪谁,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而菊仙让我看到的善良、正直、聪明、热情这些,真的都是很珍贵的东西。

(5)为什么11年后再聚首?解释不了,镜头切换太快,完全没铺垫,不知道这11年里,他们是怎么过的,其实早就该over了,蝶衣一直想通过演戏而编制的梦早就破灭了,作者(这位上帝)安排他成了角,造好了梦,就开始一点一点撕碎他的梦,找了个对头菊仙还不说,还搞了个"知己"袁四爷勾引蝶衣,大家觉得那是知己吗?一个苦难的戏子和一个纨绔的富豪,搞知己,同性恋,笑掉大牙了,各取所需罢了。这么说古代的男宠都是同性恋喽,真爱啊,不是诋毁同性恋的意思,当然也不是很赞同。然后,是各种时代沧桑,日本人搞破坏,国民党来了,文革又来了。这些通通都是障眼法,在蝶衣的世界里无非都是破坏梦的妖魔鬼怪,梦早晚都要醒的,成魔的蝶衣却不愿意醒来,因为醒来太痛苦,醒来他的霸王就不见了,醒来的同时就死去了。对于小楼来说,越远离蝶衣就越是假霸王。这一对真是相生相杀。所谓的11年后的再聚首,更像是圆蝶衣一个梦,真虞姬早就死了,所以当初的口误"男儿郎"有回来了,既然真虞姬已死,蝶衣也没有存在的可能了,完美的画一个句号。

哦,对。还有,格局。

不说了,看官大可也都自说自话,言论自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剑招飘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只是假借着时代变换、爱情、性、京剧艺术…等等,说了一个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而已,不过东方文化的曲径通幽,引人深思,确实有点意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mcum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时代的小人物,霸王别姬

关键词:

上一篇: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告诉了大家商业电影的征服之

下一篇:没有了